屠龙术(白衣卿相著小说)

编辑:遭殃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2-21 23:12:36
编辑 锁定
白衣卿相撰写的一系列长篇小说,有《屠龙术·逆鳞》、《屠龙术·骊珠》、《屠龙术·曳尾》、《屠龙术·长生》、《屠龙术·天人》、《屠龙术·逆鳞》(漫画版)。
书    名
屠龙术
作    者
白衣卿相
出版社
青岛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10年7月

屠龙术《屠龙术·长生》

编辑
出版信息:
全国发售日:2010年7月
作者:白衣卿相
定价:19.90元 | 25万字 | 16开本 | 青岛出版社
建议上架:畅销书·长篇小说
责任编辑:许朝华
封面设计:第7印象·余一梅
ISBN:9-787-5436-6325-1
编辑推荐:
中日富二代精彩斗法!
长安与上海古今交融!
中国版《魔戒》,法兰克福书展载誉归来!
古代亚文化小说大师白衣卿相史诗级作品。
他在敦煌遇见百年前的道士。
他和父亲共同拥有两个情妇。
他是唯一得到长生术的皇帝。
他掌握期货市场的必胜秘诀。
她必须在父子间做生死抉择。
她六道轮回始终是他的奴隶。
她在上海复制了唐朝大明宫。
她将自己献给母亲的旧情人。
内容简介:
肖恩独闯敦煌,却意外遇到当年发现敦煌藏经洞的王道士;高岛夜游法门寺,盗走了真正的巴别塔图纸!
茅山阴森的埋骨窟中,陆星晨发现了家族史上全部的灵牌,这其中,隐含了一个惊人的长生术猜想!
每一个富二代,都会担心自己继承不到庞大的家族资产,最后一无所有。
天界也有八卦,当年的三界六道万仙大会,关乎三界六道最终的命运,却因当事人都已转世而迷雾重重。
高岛和严式轩这对千年前的冤家对头,终于肯坐下来谈心,却扯出来一段亘古未闻的关于最高楼的终极秘密!
作者介绍:
作家,诗人。
国家级人力资源管理师,中国注册期货经纪人
生于长白山下,居于黄浦江边。
十三习格律诗,十七入作协。
已出版作品:
2006年《匹马成凉州》
2008年《屠龙术·逆鳞》
2009年《屠龙术·骊珠》
2010年《屠龙术·曳尾》
《屠龙术·长生》
《屠龙术·天人》
《屠龙术·逆鳞》上卷(漫画版)
《屠龙术·逆鳞》下卷(漫画版)
《宅是一个人的狂欢》(绘本)
《天书·大空亡》
出版中作品:
2010年《中国塔罗牌·灵棋经》
《天书》系列
目录:
第一章:敦煌道士
第二章:圆光古术
第三章:游龙戏凤
第四章:袁姗前世
第五章:茅山灵牌
第六章:梦回唐朝
第七章:耸人听闻
第八章:阔少之殇
第九章:天界八卦
第十章:因果破绽
第十一章:故人重逢
第十二章:期货风云
第十三章:兰博基尼
第十四章:小溪初夜
第十五章:会所迷情
第十六章:君山银针
第十七章:对面夫妻
第十八章:天人一统
第十九章:六度分隔
第二十章:高严会谈
内文:
《屠龙术·长生》
第一章 敦煌道士
肖恩睁眼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掏出手机打给航空公司,预定了一张飞往兰州的机票。然后他第二个电话打给严式轩,要求再宽限三天时间。电话那头的严式轩一直沉默着,最后说:“那两张图纸我前世都仔细参研过,依稀有些印象。这样吧,我先动工干着,你拿到图纸随时给我电话。”
甘肃。敦煌。
虽然,早就想来这里看一看了,但,却是在这种情形下来的。买门票时,肖恩甚至有些心虚地不敢看女售票员的眼睛,像匈牙利大盗斯坦因面对敦煌石窟发行者王道士
他绝对不是来欣赏壁画的,而是在寻觅,拿着强光手电筒,一路看着锈蚀褪色的壁画,祈祷着能看到妖怪小溪刻画的两张巴别塔图纸。
要想把所有敦煌492个洞窟整个参观一遍不知要多少时间。好在肖恩目标明确,只看唐代的洞窟,节省了不少时间。但,当他用两天时间把所有关于唐代的壁画浏览一遍后,却没有发现任何巴别塔图纸的影子。终于,他忍不住了,拉着看上去还像个高中生的女讲解员问:“您注意过唐代壁画中,有两张像建筑图纸,上面标满梵文的么?”
“你一说我有印象,但怎么好像没看过?”讲解员的回答让肖恩欣喜若狂,追问道:“太好了!那你记不记得在哪个窟?”
“当然记得,晚唐的第156窟,沙州义军首领张议潮所建。”讲解员肯定地说。
“那快带我去啊!”肖恩迫不及待。
“不行,你再等半年吧。”
“为什么现在不能看?”肖恩叫了起来。
“因为包括这个洞窟在内的很多石窟,都在维修养护。少则半年,多则一年,有些洞窟,可能永远都不会再对外开放了……”讲解员的语气中有了一丝伤感。
肖恩仍不死心,道:“我能见一下你们领导么?我可以多出点钱,只要让我看一看。”
讲解员坚决摇头,道:“我劝你不用试了,这些都是国宝中的国宝,哪个领导也没这么大权力和胆量。”
肖恩用了差不多三天时间,找遍了所有他能找到的管理敦煌的行政部门和旅游部门的领导们,答案是一致的:不行。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大部分人都对他很恭敬,可是话里话外肖恩能听得出,他们怀疑他的目的,而肖恩的目的,又的确不可告人。
他一直以为严式轩会打电话催他。但,没有。肖恩绝望之余,一咬牙,从旅行社雇了辆车,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月牙泉风景区,决定游览过这里后,明天飞回上海。
“看来,和我的先祖比起来,我和上帝的缘分还不够。”肖恩有点自嘲地费尽力气爬上传说中的鸣沙山,脚下的五色沙呜呜作响,虽然穿了司机给的红色防沙靴,依然举步维艰。很多游人没坚持爬到山顶,就选择滑下去了。肖恩则赌气般,低着头一点点向山顶挪。不知过了多久,偶一抬头,见天边一弯新月,再一回头,见山脚下也是一弯新月——月牙泉宛如镶嵌在沙中的新月。在爬几步,就到了山顶。肖恩席沙而坐,细软温热。四周无人,肖恩不舍得就这么滑下去,仰躺下来,全身心感受鸣沙山的沙子们,对着天边的新月,这几天来的沮丧,全都空远起来。微风拂过,沙声如环佩叮咚,肖恩微闭双眼,心想,所谓的天国,恐怕也微闭有这般惬意的景物吧。正这么想着,就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道:“你所要去的天国,实际上并没有人间美。你看很多天国里的人,还贪恋人间景物,偷下凡尘呢。”
肖恩一惊,睁眼扭头,不到两米的地方,一个破衣烂衫、须发皆白的道士,双盘而坐。不知是刚才没发现,还是他后上来的。肖恩坐起来,说:“你好,幸会。你怎么知道我刚才在想什么?这真神奇。”
老道微闭双目,道:“佛家所言‘他心通’,本小术耳,道家亦有许多精通者。”
肖恩来了兴致,说:“真的?那你说我这次来敦煌是要干什么?”
“盗宝!跟当年那个斯坦因一样。”老道眼睛不睁。
肖恩吓了一跳,旋即一想,他有可能是蒙的,说不定看到哪个外国人他都这么以为。于是又进一步追问道:“你看我要的宝藏在哪一窟中?”敦煌共492个洞窟,这个要想蒙对可太难了。果然,那老道沉吟半晌,没有回话。肖恩有些小得意,又有些失望。他倒真希望这个老道会所谓“他心通”,能解他的惑、帮他的忙。可惜……
老道忽然双目一睁,突然射出的灼灼光芒让肖恩悚然一惊。老道握着自己的拂尘柄,在膝盖左边的沙子上划拉着。肖恩不解其意,只是盯着看,渐渐的,他的嘴巴张成了O型,眼睛如同见到了上帝一样——老道画的,正是自己祖传的两张巴别塔羊皮图纸中编号为一的那张,从图形到梵文注释,一点不缺。在他的惊异还没结束时,老道又在右膝那里的沙子上,把编号是三的那张巴别塔图纸和梵文也都画出来了,可谓一丝不差。肖恩简直要对这个神奇的老道顶礼膜拜!
老道收了拂尘,喟然长叹:“这巴别塔,对人间,只能是个灾难,当年由于人类齐心协力要建这样一座通天塔,漫天神佛震怒,共同商定将人类分种族、变语言,用沙漠和海洋把人类分割开来。然而人终究是万物之灵,到如今,又有能力,共同说着英语,集合才力智慧,在东方建这样一座通天塔……然而这次,人类会得偿所愿,与神佛们平等交流,达成共识么?我不得不佩服道友周易的高明,莫高窟壁画的确是保留这两张图纸的最佳载体。可他这聪明,用的是不是地方呢?唉!”
原来这老道什么都知道,肖恩听傻了。
老道苦笑一声,道:“也怪我这道士多事,不想辜负周道友一片苦心,来帮这么干忙。多事,多事啊!”
肖恩挠头,问:“您认识周易或者周南?请问您的法号是——”
老道摇头:“我认得他,他不认得我。贫道姓王。”
肖恩道:“敦煌姓王的道士还真多,那个发现敦煌莫高窟的道士,不也姓王么?”
老道呵呵笑了,说:“现在的史书传记中,都把王道士说成是愚昧卖国之人吧?”
肖恩点头道:“的确如此,否则这敦煌宝库——”
“这敦煌宝库就会更加所剩无几!”老道忽然激动起来,满面通红,胡子一撅一撅,声音也大了起来:“国家国家,现在的人没脑子的偏狭观念,敦煌这些宝物,根本就不是归属于某一个国家的,而是全人类的!与其当年被清政府毁了,或文革时被红卫兵毁了,还不如到了外国人手中,人家起码还知道珍惜,将来的炎黄子孙起码还能在人家的博物馆看看老祖宗当年的好东西!等知道珍惜了,再攒钱买回来!”老道越说越激动,剧烈咳嗽起来。
肖恩不知说什么才好。
老道站起身,缓步向前,喃喃道:“世无知己,毁誉由人。”
见他一步一步越走越远,肖恩忽然感到不对劲,那老道的背影已经有几十米远了,可山顶没这么宽啊,于是向前走了两步,向下一看,下面竟然是立陡立陡的悬崖峭壁,不知谁在他背上猛击了一掌,肖恩立足不稳,顿时向万丈深渊坠去,不由眼睛一闭,发出长长的惨叫声。“肖恩先生快醒醒,咱们该回去了。”咦,是旅行社那个司机的声音,肖恩壮着胆子睁开眼睛,首先看到的一弯挂在中天的新月,然后是那个司机的脸。他的背部,是已经不在温热的沙子,身上甚至有些冷了。
“您睡着了,可能还做了噩梦。我是看您一直没下山,怕出事,就上来看看。”
肖恩仰躺着,仍回不过神。那司机一侧头,说:“没想到您还是个画家,这图曲曲弯弯的,画的是啥呀?还有这些文字,怎么像我们莫高窟中的梵文?肖恩先生您真有学问,失敬了!”
肖恩几乎是一个鲤鱼打挺蹦起来的,把司机吓得一哆嗦。肖恩喘着粗气,又慢慢蹲下来,看着沙子上的两张图,和标示的梵文,慢慢平静下来,转头对司机道:“别动,千万别动!”司机当然遵从,身体僵直。肖恩慢慢摘下脖子上的数码相机,换上短焦镜头,分别把两张图形拍摄下来,拍完,不放心,又拍了一遍。然后,闭上被汗水侵入,咸涩无比的双眼。这一刻,他是真累了,真想就在这鸣沙山顶,饱饱睡一觉。
一阵大风拂过山顶,地上的两张图又变成了平整的沙面,仿佛一切,从未有过。
周南的期货操作实战已经进行了一周。五个交易日内,他连手续费在内,一共损失了两千多元。他觉得,他是在按沈经理教的方法操作啊,但效果却和沈经理说的大相径庭。其余几个同伴也或多或少有些损失,比周南的少点,不过绝对没有赢利的。
周一午餐时,看着垂头丧气的四个弟子,沈潭把盒饭附赠的紫菜虾皮汤一口喝光,说:“吃完饭一起到我办公室来,开个小会。”
“失败只是暂时的,我失败的次数可比你们加起来都要多得多。是这样,我的交易方法,非常适合震荡市,这一段的大豆是大涨小回,所以每次你们沽空时,就会来不及反手做多,做多做对时,按纪律又不能持仓过夜,导致总体利润——本来你们的操作也是有赢利的,只不过亏损的次数稍微多了些,但也不能说没赢利嘛!”
周南一听这话,怒从心头起:“您当初教的时候,可没说这方法在单边市效果不好,您自己把这套方法夸得神乎其神,包治百病,如今我们四个都赔钱了,你才把方法的缺陷说出来,还文过饰非,岂有此理!”
沈潭呆了,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他万没料到平日沉默恭顺的周南会是四个人中首先发难的。甚至,连周南自己在发泄出来后,都有些诧异。如果这是在唐朝,在他御封天下道教左护法的位置上,除了唐武宗,他对谁发火都正常,他也从来就是宁折不弯,快意恩仇的。无端来到这个属于周易的世界里,他满是压抑和委屈,不发作的原因,在于他想很快回到唐朝的世界去,过自己原来的生活,没必要在这个世界中给周易惹下乱子。是以他连伏魔降妖的本能都放弃了,没有试图诛杀万年鼠精。可是现在做期货,赔的是方锦骊的钱,这么短时间不能轻言放弃,又看不到任何希望,于是他的火气不可遏止地爆发出来了。
沈潭的第二反应是想发怒,但看到其他三个人也面色不善,又勉强换了副笑脸,说:“明天大家先停一天,观摩一下我的实际操作,然后咱们下午再开会讨论,散会!”说完,丢下四人,一溜烟钻出经理室,没影了。
乔司第一个给周南鼓掌,然后是老乔和蔺之阳。周南则心灰意懒地摇摇头,说:“得罪了沈经理,可能我在这里做不久了。很舍不得大家。”
乔司大声道:“如果他敢开你,我们三个也跟着一起辞职,让他变光杆司令!他现在也离不开我们,如果这次我们四个不能成功,他也得卷铺盖离开国安期货!”
老乔沉默了一下,说:“也没必要闹这么僵,明天先看看沈经理自己操盘的结果如何再说。”
蔺之阳细声细语道:“那我听你们的……”
直到早上九点大豆期货开盘前的一秒钟,一直紧闭着的经理室门才打开,沈潭不知道早上几点就到经理室了,也不知一个人躲在屋子里做什么。
沈潭把自己泡满铁观音的大玻璃杯放在键盘边上,大口喝着水。
四个人搬来凳子,在经理室沈潭的老板椅旁围坐了一圈。
沈潭很快喝光了一大玻璃杯水,示意蔺之阳给他续上。时间已经过了整整十五分钟,沈潭却一单都没有下。
“不要在一开盘就随便下单,这样你可能因为第一次的判断失误,导致一整天霉气,越做心态越坏,越做越错,越想扳回来输得越惨。”沈潭悠然品着铁观音,回头,眼睛从四个人脸上一一扫过。四个人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让你们每天尽量早来十几分种,就是为了有空看看美盘大豆昨天的行情,看看《期货日报》的收盘日评,提前预测一下今天的走势,然后,利用开盘前五分钟,来印证自己的预测。如果和你的判断方向相同,就大胆下单。如果相反,就要谨慎下单,这样,才能在判断准确时获得更大收益,判断失误时损失最小本金。我记得我曾经跟你们说过这事情,但我知道不会引起你们重视。现在亏钱了,知道原因了么?”沈潭语重心长地说着,他的眼睛则一直盯着屏幕上大豆期货行情跳跃变幻的走势,没看四人。
四人已经有些汗颜。
“昨天美国CBOT大豆期货大涨六十四美分。我根据今天早上的报纸和互联网上的消息,初步找到如下原因:一,世界主要大豆出口地南美持续干旱,今年减产几成定局。二,国际海运价格持续上涨,大豆运输成本大幅抬高。三,我国为保护本国农民种豆积极性,已经战略性减少国外大豆进口,扶植本地炼油企业。四,最近一个月,国内诸多科学家对转基因产品是否会对人类健康构成潜在威胁大打口水战,争执不下。诸位,通过这四条,你们对今天国内大豆期货的多空走势,会得出怎样的初步判断呢?”
“多方占优。”四个人齐齐答道。
“在这些因素没有根本性的改变之前,就应该大胆以做多为主,还要贪婪些,敢于吃下大段的利润。只有赚时尽可能多的赚,赔时尽可能赔得少,你的账面资产才有可能大部分时间是正值。我们果然主要是靠成交量赚取佣金,但佣金的收入怎么比得上看对方向吃差价的收益?现在的原则就变得很简单了,开盘时先把手头的资金砸进去一半,然后每次回调买入三分之一仓位,每次上涨卖出四分之一仓位,这样滚动操作。如果收盘时收在最高点附近,就留下还没卖出的仓位过夜;如果回调超过当天涨幅的三分之一,就证明空方有反击能力,这时就必须清仓,等待第二天的相关新闻。如果新闻没有改变你昨天得出的做多结论,那么,你就继续做多,依然如此操作。”
沈潭正纵横捭阖,手边的内线电话响了。沈潭按下免提,里面传来沈潭一个激动的声音:“沈经理,你说话果然不同啊,我按你说的操作原则做,现在已经产生账面赢利七万了,要不要清仓退出啊?”

屠龙术《屠龙术·曳尾》

编辑
出版信息:
作者:白衣卿相
《屠龙术·曳尾》白衣卿相 《屠龙术·曳尾》白衣卿相
 定价:19.90元 | 25万字 | 214页| 16开本 |
建议上架:畅销书·长篇小说
出版社:青岛出版社
ISBN:978-7-5436-4385-7
内容简介:
中日富二代精彩斗法!
长安与上海古今交融!
中国版《魔戒》,法兰克福书展载誉归来!
古代亚文化小说大师白衣卿相史诗级作品。
他与千年花妖一夜销魂!
他梦见父亲会杀死自己
他和观音结为对面夫妻!
他把巴别塔埋在法门寺!
她是屠龙术最后的传人!
她是精通佛法的通灵者!
她是最神秘的影视明星!
她是凤凰和荷花王所生!
无缘今世成相许,或待重逢任死生!
作者简介:
白衣卿相
作家,诗人。
国家级人力资源管理师,中国注册期货经纪人
生于长白山下,居于黄浦江边。
十三习格律诗,十七入作协。
已出版作品:
2006年《匹马成凉州》
2008年《屠龙术·逆鳞》
2009年《屠龙术·骊珠》
2010年《屠龙术·曳尾》
《屠龙术·长生》
《屠龙术·天人》
《屠龙术·逆鳞》上卷(漫画版)
《屠龙术·逆鳞》下卷(漫画版)
《宅是一个人的狂欢》(绘本)
《天书·大空亡》
出版中作品:
2010年《中国塔罗牌·灵棋经》
《天书》系列
目录:
第一章 韦驮造桥
第二章 观音招亲
第三章:魂游地府
第四章:借尸还魂
第五章:长生秘术
第六章:楞严拍卖
第七章:少妇燃情
第八章:梦会公主
第九章:玉女多姿
第十章:军天网吧
第十一章:筑巢引凤
第十二章:小溪复活
第十三章:周易重生
第十四章:海日会所
第十五章:期货原理
第十六章:武宗皇帝
第十七章:梦想天堂
第十八章:法门夜盗
相关作品:
楔子
“我父亲要杀我!”
叶超凡差点被刚喝到嗓子里的老鸭汤呛着,捂嘴大咳。
陆星晨歉然,起身拍了拍叶超凡的后背。
叶超凡缓过来,不满地道:“你还是改不了大学时的老毛病,这思维转换也太快了点吧,不是正说你哈佛留学时的艳史,怎么就扯到你父亲头上了,父亲杀儿子??你英文侦探小说看多了吧。你老爸就你这么一个独苗,上亿的资产,你不继承谁继承!”
陆星晨怔怔道:“我也不知这个荒唐的想法是几时、为何跳到我脑海中的,反正是驱之不散……超凡,你是开灵异公司的,所以我打算向你请教——”
叶超凡立刻放下酒杯,做了个手势说:“Stop!我再次纠正,我那不是什么‘灵异’公司,是‘企业特殊事务顾问公司’,OK?”
陆星晨忍不住笑:“你呀,就别拽英文了,真那么喜欢英文,当年就和我一起去哈佛留学了。”
叶超凡泄了气,粗声道:“我就是学不好英文,你说怎么办?不像你,英文现在比汉语都溜。”
陆星晨得意一笑,却忽然想起了什么,神色一黯,道:“当时咱们班上,我的英文并不是最好的……”
叶超凡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说:“我一直在等你把话题移到她身上。”
陆星晨有点腼腆却又有点迫不及待:“多姿她——现在怎么样了?”
叶超凡不答,自顾吃了一口“回锅石斑鱼”,又品了一勺“米苋黄鱼羹”,晃着头道:“这次死活也不能带上她,这妮子要是在,满桌素食,又不能饮酒,岂不无趣?这餐是咱们兄弟叙旧,不提她!”
见陆星晨急得抓心挠肝,叶超凡忍俊不禁:“你小子,从刚入学就打我表妹主意,这么多年了也不死心。好了,念在你一片痴情的份上,我就跟你透露点最新动态……”
叶超凡又去吃菜,陆星晨赶紧拿起百威,给他满上,问:“我听说后来多姿去了印度瓦拉纳西梵文大学?”
叶超凡喝了一口啤酒,好整以暇道:“那是她在英国坎特伯雷基督教大学学院学习半年后去的。这次她待了一年,就精通了梵文,然后在她导师的推荐下,去了斯里兰卡大学学习高级巴利文及佛学研究课程,这次用了一年半——”
陆星晨赞叹道:“我一向在学习和领悟能力上自视甚高,但和多姿比起来就汗颜了,尤其是她的语言天赋——梵文和巴利文这么古奥的东西,她也不过是用了两年多的时间……”
叶超凡道:“她后来放弃很多名校的高薪,应聘到东方大学新开的‘周易与中国传统术数研究’专业试验班任宗教学的老师……可是,我看她是越学越糊涂,学校里一个年轻有为的老师骆笙寒狂追她,她就是不冷不热的,我都替她着急。你试试能不能和她死灰复燃吧,否则她就算不当修女,也早晚成了尼姑。”
陆星晨有些憧憬,又有些惴惴地说:“她好像除了跟你,对所有男子都是不冷不热的。唉!我第一眼看她就惊为天人,从此再漂亮的女孩子在我心中都不可能有位置了——甚至连朱成碧那么美若天仙的——”
叶超凡打断他问:“‘美若天仙’?‘朱成碧’?这个名字我似乎听我的部门经理吕功曹赞叹过,哪天给哥哥我引见引见?”
陆星晨神色一黯,低声道:“见不到了……她——已经香消玉殒……”
叶超凡奇道:“不会吧?年轻轻的……”
陆星晨显然不愿就这个话题再说下去,闷头喝了一大口酒。
叶超凡也看了出来,转而问:“你说你父亲要杀你,为什么杀?怎么杀?”
陆星晨蹙眉,道:“我一直神经衰弱,睡眠不好,经一个姓杜的记者朋友介绍,去拜访了著名的催眠医生肖恩,我在被深度催眠的状态中看到——”陆星晨腮上的肌肉紧绷着抽搐了一下,然后他用拳头捶了捶额头,说:“我不确认,肖恩医生建议我在疗程内不要跟别人讲,我两个月后结束治疗再跟你说吧。”
叶超凡很理解地点点头,拍拍他的腿以示安慰:“有事随时到我公司来,我手下能人异士多多,肯定能帮上你!”
陆星晨点头,然后问:“现在到东方大学就能找到多姿么?”
叶超凡想了想,说:“她今天没课,多半又泡在浴佛寺和那觉诲和尚参禅。”
“安远路的浴佛寺?”
“正是。”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小说作品 小说 娱乐作品 书籍 中国文学